901足球网:“团好货”App上线社交电商这场战争美团打定了

901足球网:“团好货”App上线社交电商这场战争美团打定了

王兴2017年被晚点团队采访时“太多人关注边界,而不关注核心”的观点被当成焦点广为传播,实际上他的下一句话是,“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,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。”

如今,美团开始了自己的“不设限之路”。

“团好货”APP上线

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,2021年2月3日,美团在App Store上线了一款“团好货”App,其产品slogan为“品质好货,全场包邮”。主要频道包括品牌秒杀、发现好物、医药馆以及9.9包邮区,根据月销量排名显示,销量*高的产品是一款卷纸产品,已团19.6万件。商品分类包括电器、百货、车品、家居等18个品牌。

根据我的体验后发现,美团这款App的上线略为仓促。比如,目前仅支持手机号方式登录(非美团用户会自动创建新用户),而不支持美团/美团外卖/微信账号一键登录,显然,“团好货”的目标是吸引新用户,但从用户角度而言,一键登录的方式更为简单。

另外,其个人中心位于App的右上角,而不是大部分App普遍常见的右下角,过于隐藏的个人中心让用户找起来会有些费劲,包括美团钱包以及其他的美团产品都未在“团好货”App上有所体现。

考虑到“团好货”App目前仍是1.0.0版,其未来在后续版本中必然会对上述问题进行改进。

美团“团好货”业务上线于2020年下半年,到2020年12月下旬,“团好货”已经升级为美团App的一级入口,原有的“发现”页被变更为“团好货”,美团外卖App中也为“团好货”开辟了专门的子频道。

直到此次“团好货”App的上线,美团“团好货”业务的雏形已基本成型,美团开始向社交电商边界扩张。

社交电商这场战争,美团打定了

回顾最近10年互联网行业的故事,不乏新的公司将原来看似“大局已定”的行业重新做了一遍之后,又重新长出新巨头,比如短视频、电商、新闻资讯、游戏等,再强大的互联网巨头,也不敢说自己稳如泰山,新的危机随时会出现。

提到社交电商,就不可避免地提到拼多多,“团好货”上线后,也被外界定义为美团对标拼多多,特别是“团好货”中的拼团购,看起来跟拼多多如出一辙,美团这样做,是不是跟拼多多“抢地盘”呢?我认为需要从两个方面来看:

首先,从模式上看,拼多多掀起了社交电商的浪潮,但社交电商并不是拼多多的专属。自从社交电商爆发后,淘宝、京东、苏宁易购等电商平台也纷纷推出类似的网购模式,聚合群体的购物需求,从而形成“低价拼团”,这种模式谁都可以做。

但问题在于,拼多多就是它自己,尽管其他电商平台也在力推社交电商,可依然没发展成第二个拼多多。

拼多多2020年Q3季度财报显示,该季度总营收为142.098亿元,同比增长89%。其平均月活跃用户数量为6.434亿,同比增长50%。

从财报来看,虽然许多电商平台都想做“拼团”,但谁都没能阻挡拼多多的脚步。拼多多的模式很多人都能“一眼望到底”,但是真要做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在拼多多“成功”之前,新兴的社交电商平台也不少,可最终倒闭的、关停的居多,就连拥有4000万月活的淘集集最终也只落得一个破产结局,只有拼多多“笑到了最后”,这里面靠的并不仅仅是谁都能做的拼团,在拼团背后,还有支付、物流以及自身的成长速度,在拼团模式之外,拼多多陆续推出了多多果园、农产品上行、百亿补贴、拼工厂、新品牌计划等。一句话,拼多多比其他平台跑得更快。

因此,“团好货”的推出,并不会影响拼多多的发展。而拼团只是一种模式,不是专利,谁都可以做,这意味着美团也可以推出拼团购“团好货”。

其次,从美团的发展来看,社交电商这场战争,它必定会打。

美团的基础业务发展仍然比较稳。财报显示,2020年Q3季度,美团营收354亿元,同比增长28.8%。其中,餐饮外卖收入同比增长32.8%至人民币207亿元,餐饮外卖日均交易笔数同比增长30.1%至3490万笔,每笔餐饮外卖业务订单的平均价值同比增长4.5%。

美团在生活服务领域*大的竞争对手是饿了么。阿里巴巴2020年Q3季度财报显示,该季度来自本地消费者服务的营收为88.39亿元,同比增长29%。

显然,即使饿了么依然在保持增长,但美团外卖的优势也非常明显,短期内饿了么想要追上美团外卖的概率极低。看起来美团外卖、饿了么都是送外卖,但是饿了么为什么没能争过美团呢?部分原因是在产品的小细节上,比如,搜索药品的时候,美团外卖会显示出药品的信息,再下面是店铺信息,而饿了么App中,显示的却是一堆药店列表,并没有用户想要看到的药品信息。购物补贴能够看得见,而在产品上的一些小细节非常影响用户体验,也决定了用户的购物决策。

在自身业务非常稳健的情况下,美团自然希望能跟王兴提到的“不设边界”一样进行扩张。“团好货”立项的同时,美团也推出了社区团购业务“美团优选”,这块业务也是美团目前关注的重点,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12月,美团优选月活用户数环比增长118%达9500万。

美团为什么要做“团好货”?社交电商的战争美团为什么非打不可?

1)流量溢出和流量吸收。美团2020年Q3季度财报显示,美团的年度交易用户数达4.77亿,同比增加超4000万,每位交易用户年均交易笔数为26.8笔。从年度交易用户数来看,美团与阿里巴巴、京东、拼多多的差距并不算大,已经拥有如此多活跃用户数的情况下,美团完全可以将这些用户的流量留在平台,美团自身的流量可以进行溢出转化,那么,社区团购和社交电商就都有可能。

用户在美团/美团外卖上的主要需求并不是购物,但不乏有用户在打开美团/美团外卖App之后也想“逛逛街”,并且美团做的很绝的就是,“低价拼团”诱惑,用户很容易对此产生兴趣,这意味着用户在美团上的用户使用时长也会大大提升,用户使用时长也是互联网价值的一部分,就连微信也大大增加了视频和直播的比重,试图提升App的用户使用时长,只要用户留在平台上,就是成功。

社交电商的一个核心就是微信,它们与微信有密不可分的关系。腾讯2020年Q3季度财报显示,腾讯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帐户数为12.1亿,同比增长5.4%。作为国内用户量*大的应用,微信上积累了足够多的关注度和用户时长,外卖和生活服务确实会帮助美团吸收到部分微信的流量,美团推出低价拼团业务后,微信的流量就会更多地被美团吸收进来。

2)电商红利尤在。外界一度认为电商的红利几近消失,但受到疫情因素的影响,电商再次加速。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2020年全国网上零售额117601亿元,比上年增长10.9%,其中,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97590亿元,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4.9%,2019年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0.7%,2020年一下子增加了4.2%,创下近几年新高。

高速发展的电商,让外界对电商眼红不已,2020年,几乎所有的App都想分电商行业的“蛋糕”,短视频平台、新闻资讯平台等,都试图将流量变现,而不是当“广告平台”,直接将流量消化在自己的平台内就是*好的生意。乍看之下,阿里巴巴、京东、拼多多、苏宁易购的压力确实非常大,可是耐不住自身流量够大,只要有流量,就能形成交易转化。在一个近10万亿行业规模下,任何平台只要能取得一小部分,都有不小的收获。

很难说美团是在其他平台做电商的诱惑下加入社交电商市场的,但它显然也要思考怎样进行扩张,电商是一个市场足够大的行业。

3)下沉市场和业务协同。互联网行业*贵的不是流量,而是“人”。美团虽然年度交易用户数达4.77亿,但是与微信的近12.1亿月活用户相比仍有差距,微信算是中国互联网用户量的*大值。

包括美团外卖、大众点评在内,其主要用户群主要覆盖在城市用户中,像一些偏远农村地区,用户几乎不点外卖,也很少会用到大众点评,但是他们有网购的需求。最近几年,中国针对电商行业的基础设施提升非常快,特别是物流和支付,有了这两大支撑,无论是哪家公司做电商,都会容易得多。

拓展社交电商业务,能够帮助美团打进下沉市场,至于用户的ARPU值,目前并不是重点,阿里巴巴、京东、拼多多、苏宁易购的每活跃买家年度开销也是逐步提升起来的。

社交电商的另一大重点是能够和美团现有的业务产生协同效果,比如美团的“免费领水果”,通过社交电商业务,能够跟其他业务相互结合起来。

再比如美团的骑手和送货,就像京东物流已经对第三方开放一样,当京东物流的基础设施建设完成后,它也可以帮助第三方商家送货,这样能够大大提升快递员们的业务量,从而带动收入的提升。美团骑手们目前主要订单来自于美团,如果“团好货”业务量足够大之后,骑手们也可以完成物流配送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个体纷纷鄙视微商卖货,平台却都在下注电商,不知道是谁在设置谁的边界。

360直播网足球直播360直播网365bet365bet365bet亚洲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